拳威说法|“对赌协议"纠纷的裁判规则

2017-5-5 18:22:56      点击: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4)沪一中民四()终字第2041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公司增资纠纷

  3.当事人

  原告:苏州天相湛卢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

  被告:周秋火、施燕花、浙江凯迪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公司)、仙居凯迪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目标公司)

【基本案情】

201112月,原告苏州天相湛卢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与其他七家公司为甲方、被告目标公司为乙方、浙江公司为丙方、周秋火与施燕花为丁方共同签署了《增资扩股协议》。根据协议约定,甲方共同出资以增资方式投资于被告目标公司,成为被告目标公司的股东,甲方即共同出资共计150000000元。

针对《增资扩股协议》,甲乙丙丁四方又签订了一份《补充协议》,约定在增资完成后,乙方、丙方和实际控制人(即丁方)对乙方未来一定时间内的经营业绩进行承诺:乙方2012年实现净利润60000000元。……;如果乙方2012年未实现业绩承诺水平,实际控制人需对甲方予以现金补偿,对甲方的业绩补偿款应在次年430日前实施完毕;乙方、丙方和实际控制人对补充协议约定的相关责任和义务承担连带责任,甲方之各方对相关责任和义务按份承担责任。后,包括原告在内的甲方按《增资扩股协议》的约定完成了对目标公司的增资,并经工商变更登记,正式登记为目标公司的股东。

目标公司目前注册资本为73714286元,另有一股东“浙江大红袍股权投资有限公司”认缴出资额为4422857元。

 201365日,某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目标公司2012年的财务审计报告,被告目标公司2012年营业利润为1690568元,净利润为55335130元。

原告认为,被告目标公司2012年的业绩远未达到《补充协议》中约定的净利润目标60000000元,故于2013816日向众被告发出律师函,要求被告周秋火、施燕花按照《补充协议》的约定,向原告等甲方公司支付共计5998309432元的业绩补偿款及迟延付款的利息,其中按原告在甲方所占的出资比例,原告应获得的业绩补偿款为459870390元。被告浙江公司、目标公司对此承担连带付款责任。因被告未向原告支付补偿款,故原告诉至法院。

【案件焦点】

 1.双方签订的《增资扩股协议》及《补充协议》是否存在显失公平而应被撤销?2.被告责任应如何认定?

【法院裁判要旨】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本案所涉的《增资扩股协议》及《补充协议》是一种估值调整协议,即股权投资中投资者根据融资企业未来经营情况,对企业估值及投资价格所进行调整的机制。根据合同当事人意思自治、诚实信用的原则,双方均应信守协议约定,履行协议义务。

 一、双方签订的《增资扩股协议》及《补充协议》是否存在显失公平而应被撤销

 估值调整协议作为一项新型的投资机制,其创设的风险和回报虽是较高,但对于双方而言亦是相对均等的。对于融资方,其需要资金注入以获得更多的经营空间,而对于投资方,其可以依赖注资企业的经营以实现高额的利润。因而协议实质满足了交易双方对于实现投资利益最大化的营利性要求,系双方真实意思的表示。其次,对于融资方而言,应具备专业的判断能力、分析能力和交易能力,在签订估值调整协议时,从常理而言,双方均会对企业经营状况及业绩目标的可行性作出全面的调查、评估和判断。尤其对于融资方而言,融资企业系其经营管理,较之投资方更能了解企业现状,而投资风险更具有预见能力。故法院有理由相信,在被告作出业绩目标承诺时,亦系经过审慎仔细的计算和判断的,因此对被告辩称该协议显失公平法院不予采信。

二、被告责任应如何认定

首先,被告周秋火、施燕花是否应由其个人承担责任?两被告称其仅代表目标公司公司,不能由其个人承担责任。但两被告作为目标公司实际控制人,在《增资扩股协议》《补充协议》以丁方的身份参与签约,并自行承诺如果目标公司业绩不能达到目标业绩,则业绩补偿款由其承担。该协议真实有效,对其具有约束力。两被告承担的责任与公司其他股东所承担责任并不冲突或者重叠,因此两被告承担的责任也无法替代公司其他股东应承担的责任,故法院对两被告的辩称意见不予采纳。被告周秋火、施燕花应按协议约定,向原告承担给付业绩补偿款的责任。

  其次,被告目标公司是否承担连带责任?在《补充协议》中,双方约定被告目标公司需对被告周秋火、施燕花给付补偿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估值调整协议虽然是投融资方的真实意思表示,但也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的规定。被告目标公司作为目标公司,如果投融资方的协议使得投资者因取得收益而直接或间接地损害公司利益和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则该约定违反了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无效。据此,《补充协议》要求被告目标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的约定系无效约定,故对原告要求被告目标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法院不予支持。

最后,被告浙江公司是否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浙江公司作为协议丙方应为被告周秋火、施燕花的付款责任承担连带责任,故被告浙江公司应为被告周秋火、施燕花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法院认为原告苏州天相湛卢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要求被告周秋火、施燕花向其支付业绩补偿款的诉讼请求依法应予支持。对于业绩补偿款的计算方式,根据《补充协议》约定的计算公式,被告周秋火、施燕花应向甲方公司支付业绩补偿款共计5998309432元。根据协议约定,各甲方公司根据投资比例按份承担相应的权利义务,故根据原告投资款1 1500000元在甲方总投资金额150000000元中所占的比例,原告要求其应取得的业绩补偿款为459870390元计算无误,法院予以支持。《补充协议》中对于业绩补偿款的支付时间也作出了明确的约定,故被告应在约定的期限内及时向原告付款,否则应当向原告承担偿付逾期付款利息的违约责任。但原告主张的利息起算日期2013430日系最后的付款期限,因此法院将利息起算日期调整为201351日。

法院判决如下:

  一、被告周秋火、施燕花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给付原告苏州天相湛卢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业绩补偿款671810656元;

  二、被告周秋火、施燕花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偿付原告苏州天相湛卢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上述款项自201351日起至实际履行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的利息损失;

三、被告浙江凯迪药业有限公司、仙居凯迪投资有限公司对上述第一、二项被告周秋火、施燕花的付款义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四、驳回原告苏州天相湛卢九鼎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其余诉讼请求。

宣判后,被告周秋火、施燕花、浙江公司、目标公司提出上诉,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50119日作出(2014)沪一中民四()终字第2041号民事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后语】

 “对赌协议”是Valuation Adjustment Mechanism(VAM)英译而来的通俗叫法,准确翻译应是“估值调整机制”,系指投资方与融资方或其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共同设定企业未来一定时间内的业绩目标,并以该段时间内企业的实际经营业绩来调整企业的估值和双方的股权比例。如果实际经营业绩达到约定的水平,为补偿融资企业价值被低估的损失,投资方需追加投资或者赠送股权。如果实际经营业绩未达到约定的水平,为补偿投资方因高估企业价值带来的损失,融资方或其大股东、实际控制人需向投资方支付补偿款或赠送股权。如何寻求意思自治与公平正义的平衡是判断对赌协议法律效力的核心,也是审理此类案件的关键。对赌协议作为一种无名合同应受《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约束,判断对赌协议应否撤销的关键是其是否存在显失公平情形。目前司法实务中的审理倾向也使得“与公司对赌无效,与股东对赌有效”的错误认识盛行,偏离了判决的本意。这些认识误区的存在不利于估值调整机制的健康发展,因此有必要完善相关立法,规范对赌协议的操作。

    编写人: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  王蕾